Ghost Lemon.W.L

陆必行 自戏

*原著55章

反追踪系统试运行效果良好,余光瞥见林眼光中流露出细微的赞叹,表情十分柔和,心里踏实下来。

不禁暗自骄傲了几秒,仿佛孔雀开了屏正巧被心仪的对象欣赏,自己最华丽精致的翎羽恰好合他心意,非常美妙。

“要是在白银要塞,我就把整个军工团队都裁了。”林将军颇为夸张的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一个人顶一个团?大约记得远古地球时代20世纪中后期的美国对中国在美科学家做出过类似的评价,或许类比不够恰当,但是这应该是对科学工作者极高的评价了。

被夸的有些飘飘然,连忙端正脸色,做出谦虚状自我打压一番:“这个粗糙的很,只能应急,用过几次之后就会被对方发现门道的。”

他不置可否,盯着眼前的反追踪系统,似乎盘算些什么,然后目不转睛的出声问了一句:

“以后有什么打算?”

他问的很顺口。以后吗?其实经常会发呆的时候将未来在脑海里一遍遍上演,无外乎学校、机甲,还有你。

“办学校吧,星海学院夭折,我还是不太甘心。”

挑挑捡捡把自己的一部分愿望说出来,向他展露出美好宏图的一角,希冀自己能顺着这一角,把他悄无声息画进来。

“太平下来,学校随时都可以办,不是问题。也许这场战争过后,联盟就不再是以前的联盟了,你想过将来去哪儿吗?如果将来我们离开基地,你是希望找个相对安全的战后避难所,还是想做随军的工程师?”

他低头在个人终端上画着什么,微弱的光细细勾勒出他侧脸的轮廓,融入身后万千星河,突然一切美好的不像样子。

“我跟着你啊。”

答案脱口而出。什么政府,什么避难所工程师,都不太在意了,现在的我,只想跟着你。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幽深的瞳孔里没有流露出多余的情绪,对着他的目光,紧张的抬手在鼻子下面揉了一把。

不要拒绝我啊……

小时候在凯莱星上乱跑,后来长大了开着机甲乱跑——直到遇见你。带着你住在
北京星,即使变故突生,也依然跟着你。

遍江南江北,欲归何处?
吾心安处是吾乡。

原著 亨伯特 一


阴云遮天。

墓园里静的出奇,傍晚刚过,未散的雾气氤氲,鸦鹊停驻枝头,不时的一两声鸣叫,久久盘旋。泥土潮湿的气息蔓延,穿梭于碑影憧憧间。

躲在树后遥望远处隐约的身影。费渡没有停留太久便转身离去,又等待了约摸五分钟,待他的身影远的瞧不见了,才溜了出来。

啧,做贼似的。一面摇头暗叹自己堂堂人民警察竟有如此偷偷摸摸的行径,一面在女人的墓前站定。照片很干净,女人苍白的面颊一尘不染,五官隐隐见得费渡的轮廓,神色忧郁而脆弱,惆怅的望向前来的人。

弯腰庄重的搁下一束白色小花,深深的鞠了躬,低低念了句“安好”。而后凝视着女人幽深忧郁的双眸,默默念叨费渡的近况。

“……他提到过你,就在不久前,是为了救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他为了救人,算是在大庭广众下剖开胸口,敞开心扉了,所以,你放心吧,这样的他绝对不是我怀疑的样子。是我想错了,我应该为这么多年的怀疑和偏见道歉。……”

例行交流完毕,仿佛完成了一项重任般松了一口气。这些年,自己对她和费渡总有些说不清的愧疚与执念,也许是因为她是自己处理的第一个案子的死者,自己至今却仍然让她的死不清不楚,疑点颇多。

片刻后,抬腿方欲行,偏偏天公不作美,脸上一凉,伸指一抹,竟是毫无预兆下起来雨。春潮带雨晚来急……太背运了,正准备以臂护头,一鼓作气奔回车里,一片暗影倏地飘来,遮住漫天风雨。

这把伞的到来好比雪中送炭,委实令人吃了一惊。暗自揣度何人如此好心施以援手,转头定睛。

竟然是去而复返的费渡。

……运气真的背到家了。此时此刻突然明白那些审讯室里的嫌疑人底牌被猛然掀开的感受——估计也就和现在这样差不多了,仿佛本以为瞒天过海的秘密,一朝突然被挖出,曝晒在阳光下,供人审判。

若是非要形容此时的感受,非天雷滚滚劈下来莫属。偏头还瞧见新鲜盛开的小白花,此刻在雨里伸展枝丫,宣告着存在感。人赃并获……舌头打了结儿似的,好不容易憋出一句完整的话,磕磕绊绊的辩解。

“ 我……呃……那什么……我其实就是顺路过来看看。”

话音刚落,又恨不得把自己的话吃下去,如果顺路都能顺到这里来,那顺着这条路,大概能偷渡到北朝鲜了。这句理由扯得,堪比那个局长家的傻小子张东来,奈何自己偏偏耐不住沉默,非要解释一句,仿佛这样能使自己的到来顺理成章,却适得其反,显得十分心虚。

感觉自己的脸颊甚至烧起来,太尴尬了,饶是自谓脸皮不薄,但现在再借自己一层长城厚的脸皮也遮挡不住费渡令人无可遁形的视线。慌慌张张的避开费渡的目不转睛,大脑却转的飞快,但仍是无言以对,左右权衡,放弃解释清楚,还是走为上计。

“你们聊吧,明天还得上班,我先走了。”

转头深吸一口气,抬臂就要冲进雨幕里接受大自然的浇灌。才走了没两步,雨伞倾斜过来,阴影如影随形,又遮住了大雨倾盆。只好脚步一顿,转过头,看向一直一言不发的费渡。

“原来这花是你放的?”

……每年送的花都一样,这一下七年的供一起都招了。这个话题简直进行不下去,说什么都显得尴尬丢脸,这小子指不定要怎么出言嘲讽,若是唇枪舌战打起来,这一轮自己明显落得下风,大大的吃亏,只好顾左右而言他。

“嗯……来都来了,顺便带的,那什么,你不是已经走……”

了吗。最后两个字在费渡意味深长的目光里被生生咽了回去。言多必失,言多必失。今天自己算是参透这四个字的涵义了,在审讯室里诈供这么多年,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不打自招,把自己这些年偷偷摸摸的行径全公布出来了。

一个晃神没注意,手上就被塞了一把黑色的大伞,费渡弯下腰去捡起了块丝巾示意了去而复返的目的。伞在手里,总不能撑着它自己离开,让费渡在这儿淋雨,留在这儿却更加尴尬,总有种干了坏事被抓包的感觉——尽管也不算什么坏事。

……算了,就当给大少爷撑伞吧。一边认命的举着沉重的碳素伞,一边四下里张望着看风景,而让自己显得没有那么无所事事。

山色空蒙雨亦奇。天和山的接缝被雨幕模糊,灰蒙蒙连成一片。墓园里少有的生灵也被大雨浇回了窝里,闭门谢客。剩下的就是一排排的墓主人,庄严肃穆的遗像纷纷投以注目礼。

空旷的天地间,目所能及处,也就费渡这一个活物。盘旋半晌没着没落的目光,还是落回了费渡身上。

奇了。这个平时满口大放厥词蔑视道义法律的家伙,缄口不言时,竟也是个赏心悦目的美男子,放在花天酒地之时,这个级别的非常值得喝一杯、调戏两下,甚至做点什么也不为过。

费渡突然转过来,眼神撞进我眼里,误入歧途的心魂还没来得及收回,这么一对视,几乎在自己这儿擦出火花,不由得呼吸一滞。

……我天,想哪儿去了。强行将魂魄拉回正轨,方才回神,意识到自己目前仍然处境尴尬。暗自叹了口气,算了,左右都被发现了,再隐瞒也没什么意义,索性就给他说清楚。

“哥跟你聊两句行不行?”

夜雨声烦·手中虽然执剑,仍需天意成全

#手中虽然执剑,仍需天意成全
#死亡

鲜血一寸寸浇灌着土地。

大意了......竟然踏进了敌人的包围圈,敌人有备而来,似乎下定决心这一次一定要了他的命。

埋伏在这里的人实在太多了。手中的冰雨上,血迹覆盖了一层又一层,挥舞而出的剑气中都带有浓浓的血腥味。

噗!又一次刺进了一颗心脏。冰雨快速抽出,借力踏上敌人倒下的尸体,高高跃起,向下挥出剑刃风暴,卷起的冲上的杀手,将他们摔落在地。拔刀斩,三段斩,升龙斩,落凤斩,迎风一刀斩,冲杀,以极限的速度,在敌人间穿梭,冰雨挥舞出一道道剑光,冰冷的无情的吞噬着生命。

击退了......松了口气以剑支身,伸手擦擦额上脸上的汗珠和血滴。身上的银色轻甲已经有多处破碎,身上也添了几道伤口。呼,这次回去,可以向王多请几天假了吧,这样胡思乱想着。

突然,身后一声刺破空气的尖锐声音,警觉的避闪开,一道利剑钉在身前的树干上。环视四周,在树叶的遮掩中,藏着许多弓箭手。

万箭齐发,箭如雨下。不断的跳跃,敏捷的避闪,冰雨挥舞着叮叮当当击落着箭雨。

太密集了......都快赶上枪王的枪体术了......

只有不断的躲闪,不断的防护,无法近身,无法反击。体力迅速流失着,行动的速度渐渐变慢。噗噗,两支箭刺入手臂和小腿,忍痛拔出,却发现血液不再鲜红。箭上,有毒。

眩晕感迅速入侵大脑,动作变得极不协调,只得勉强的躲闪。终于,一支利箭刺入胸腔,倒在地上。

放弃了弥留之际的抵抗,将冰雨缓缓抱在胸前。

天意如此,如何反抗?

双眼前模糊一片,似乎听见敌人冷笑而狂妄:“再见了,剑圣!”

是的,再见了。

手中虽然执剑,仍需天意成全。

(梗源:
手中虽然执剑,仍需天意成全
                                                ——陵越)

#0810黄少天生贺

#0810黄少天生日快乐#

感谢遇见你,最了不起的你,黄少天。

荣耀第一剑客,剑圣之名,属于夜雨声烦,更属于你,黄少天。

灵巧翻飞的手指,阳光明亮的笑容,连贯不绝的话语;战场上精准的判断,漂亮的操作,坚定的信念与爱......就是这样的你,带着属于你的夜雨声烦,征战荣耀,站上荣耀之巅。

夜雨声烦,剑定天下。

我们还有很多属于蓝雨的夏天。

生日快乐,黄少天,
在那个遥远的次元,
愿你永远站在你的荣耀之巅。

my love 少天儿(比哈特)

喜你为疾,药石无医

#七夕快乐
#伞修

时间:2016年8月9日(七夕)

地点:中国浙江杭州

天气:雨

(虽然那时候叶修叫叶秋,但是还是叶修写起来比较顺手)

  今天的杭州阴雨蒙蒙。
  叶修从嘉世的大门口走出来,扬手招了一辆出租车。现在是夏休期,全队放假。
  叶修无聊的看着车窗上的雨滴划出一道道水痕,听着司机扯着一些家长里短,抱怨杭州最近的大雨,叶修心不在焉的应着几句。
  车终于开到了南山公墓,叶修付了钱,下车时,司机关切的问了一句:“小伙子没带伞啊?”
  叶修一愣,扯起嘴角笑了笑:“伞?丢了。”
  公墓很安静,今天的人很少,几乎没有人。
  叶修穿过一排排墓碑,走到那个看上去很新的墓前。
  苏...沐...秋...叶修一笔一画的描摹这碑上的字,那张黑白的照片将少年的笑容永远定格在了18岁。
   叶修在墓碑旁边坐下,头轻轻靠上去,手搂住它,仿佛身边的不是墓碑,是那个拥有明朗笑容的男孩。
  “沐秋啊,你知道吗,我打完荣耀第一场职业联赛了,哥可是冠军呢。你看 ,你走的早了吧,要不这个冠军可是你和哥一起拿的呢。”说着叶修从兜里掏出一块金牌,认真的在墓碑上挂好。
  “我真的很想和你一起拿冠军呢......不过现在......也只能我替你了......你是永远的冠军,真正的神枪。
  “沐秋,你说你这么一走,我每次上网游,看见咱俩一起并肩战斗过的地儿,都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沧桑感,我才19岁啊,都怪你沐秋。
  “我也不知道你在那过得好不好,反正你这么好的一个人,总是能上天堂的吧。别担心我和沐橙,我们都好好的呢。沐橙也开始玩荣耀了,不愧是你得妹妹,用沐雨橙风在网游里打的风生水起,过几年成年了,沐雨橙风一定就进入职业联盟了。
  “对了沐秋,你知道吗,今天是七夕,我们中国的情人节,还是沐橙告诉我的。去年这时候明明还在,咱俩也不知道这么个节,估计在网游里面过去了吧。
  “真是的,今年七夕只有我一个人了。哥明明不是单身,却要一个人过七夕,沐秋你忍心啊?
  “沐秋,七夕快乐。
  “沐秋,我喜欢你。
  “沐秋,我想你了。”
   沐秋......叶修絮絮叨叨的倾诉着,眼角干干的,心里却酸酸的疼。他一生的眼泪,怕是都在去年夏天的一个个午夜梦回流干了。
  “沐秋,没事的话,今天晚上托梦回来看看吧,我真的......很想你。”

论全职男神如何安慰考试失利的你

#叶修#看了你的成绩和你的表情,把你揽进怀里:“多大点事啊,考的比我当年好多了。你不上学都没关系,大不了以后我养你喽。”

#喻文州#揉揉你的头发,说:“没关系,下次继续努力啦。别不开心了,今天蓝雨的食堂有白切鸡,还有你爱吃的糖醋里脊和红豆双皮奶,走啦,去吃饭。”

#周泽楷# 看了看你的卷子,默默的坐到你的身边,轻轻抱住你。[我不会说安慰的话语但我可以陪着你]

#王杰希# 看着你把错题一道一道改完,帮你检查之后每天的作业,最后微笑的看着你取得满意的成绩,眼睛里仿佛有璀璨的星光闪耀。[大眼儿啊果然是爸爸既视感]

#黄少天# “怎么不开心啊?考试没考好?我看看你的卷子…诶呀这么变态的题谁能考好啊考好的人都是变态!不就一次考试吗想当年我们蓝雨经历了五次失败终于在第六赛季勇夺桂冠身为剑圣的我…(省略1000字吹嘘自己的光荣战绩)…来来来我陪你打荣耀,让你和荣耀第一剑客联手体验一把虐菜的感觉!”

#张佳乐# 得知你考试失利后,安慰的揽着你的肩膀:“别不开心了,你想要什么花,我都可以给你开出来。”说着,做了一个手枪的动作。[我只要乐乐这一朵花(嗯)]

#张新杰# 他拿走了你的试卷,在十一点把你摁到床上睡觉。第二天你桌子上多了一整本试卷分析和典型错题,而昨晚,张新杰屋里的台灯一点半才关掉。

#孙翔# “没考好吗?走我带你去游乐场玩一天!再吃一顿肯德基!”[二翔你哄小孩倒是有一套啊]

#韩文清# (?版)你并不敢给他看你的卷子,你更想交上你的钱包。
(正常些)你委屈的拿出卷子,他看了后并没有如你所想般黑了脸,反而一脸温和的拍了拍你的头:“继续努力。”

#包荣兴#“考试没考好?没事,让我的学霸小弟来教你——昧光小弟来一下。”

#苏沐秋# 少年笑的如沐春风:“别灰心,人生的路还很长,不过是一次考试罢了,下次,从头再来。”

第十五章,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一次染卡,觉得不错hhh